車輪大戰

車輪大戰

送走雷小姐之後,趙紫陽一直覺得心裡只蕩蕩的,突然靈機一動,嗯,不如

再去申屠太太那兒玩上一夜!那小妮子和她媽真是百不挑一的浪種。再說,自己

和雷小姐今天下午在電影院裡這一幕,是否會被申屠小姐看破?也去察看一下風

水。於是趙紫陽就這樣決定了。

待至走到申屠家的門口,卻又猶豫起來,一怕申屠先生萬一回來,二是這樣

貿然的……他正在舉棋不定,突快手昵称英文名|2019完整都市小说排行榜聽一個嬌啼婉轉的聲音起自腦後︰「你找誰?先

生!」

趙紫陽急忙回頭一看,差一點沒失聲的叫出來。原來站在他背後的是一位如

花似玉、容貌絕美的小婦人。在黝暗的街燈照耀下,趙紫陽實在有點不相信自己

的眼睛,人間會有這麼標緻的女人?當真是又驚又喜。

「先生,你是來找申屠先生的嗎?」那漂亮的小婦人見他沒有回答自己的問

話,故而又補充這麼一句。

「我、我……」趙紫陽一味我、我、我了半天,沒有我出個所以然來。但他

的眼睛卻死盯著眼前這頗像幻影似的美人。

「噗∼∼」那婦人被他看的有點頗不自然,不免低下頭噗呸一笑,自己閃身

越過趙紫陽向申屠家裡走去。剛一進門,便以銀鈴似的喉嚨說道︰「申屠太太,

有客人來啦!」

申屠太太聞聲知道是隔壁小花太太,趕快來來笑吟吟的說道︰「花太太,吃

了飯沒有?快請進屋裡坐。」

小花太太又是一聲「噗∼∼」輕笑,側身指指尚站在門口的趙紫陽嬌笑道︰

「申屠太太,真正的客人在那兒呢!」

申屠太太順著花太太的手指一看,差一點沒羞紅了臉!心想,這冤家何時來

到,怎不進來,站在那兒發呆作甚?莫非和這花太太也勾搭上了嗎?莫非……

「申屠太太,還不請客人進來?」小花太太見申屠太太沒有作聲,認為沒有

看清來人,所以又加上一句。

「嗯∼你認識他,花太太?」申屠太太的芳心忐忑不安。

「噗∼∼」小花太太一笑,搖搖頭道︰「在你家門口碰上的。」

「哦……」申屠太太放心不少︰「總經理請進來坐,申屠先生沒有回來!」

申屠太太說著走到門口,笑容滿面的請趙紫陽。

趙紫陽楞了老半天,這回才算平靜,笑著說道︰「打擾你啦,申屠太太!既

然申屠先生不在,那麼我……」

「總經理,你說哪裡話,你進來坐坐嘛!他在不在都一樣,你有什麼吩咐?

輕易不來,哪有不坐之理!玉英,趙先生來啦!∼∼」申屠太太自拉自唱,最後

提高了嗓門,通知申屠玉英。

「方便嗎?」趙紫陽藉機捏了她的手一下。

申屠太太怕叫小花太太看見,急忙把手抽回,點點頭,向他飛了個迷人的媚

眼,領著他進了客廳。

「請坐,趙先生。花太太你也坐。玉英快替趙先生倒茶!」申屠太太真是八

面玲瓏。

「申屠太太,不要太麻煩,我坐坐就走!」趙紫陽謙虛著,拿眼偷瞄這花太

太。

花太太抿嘴一笑,問申屠太太︰「申屠先生昨天沒回來?」

「沒有,快十天啦!」申屠太太不明就理,直爽的回答。

「那這位是……申屠先生的朋友吧!怎麼未見過?」花太太拉長了語音繼續

的問申屠太太。

「噢!我忘了替你們介紹!」說著她指指趙紫陽︰「這位是我們玉英服務的

公司裡總經理趙先生;這位就是我們隔壁的花太太!」

趙紫陽欠身含笑為禮,花太太則微點臻首,盈盈一笑。

「趙先生請用茶。花嬸嬸……」申屠小姐的小嘴嘵的老高,顯然是有點不高

興,放下茶杯後便往屋去了。趙紫陽看出小妮子的表情不對,心裡暗暗 住。

花太太的心裡暗想︰「申屠先生既然快十天都沒回來,那麼,昨夜那個和她

合好的是誰呢?莫非就是這個……」心裡想著,老是不時的眼拿偷看「她」們之

間的表情。

「趙先生你用茶,你吃過飯沒有?」申屠太太打破了沈悶的氣氛。

「啊,謝謝你!我……我……」趙紫陽本想說吃過了,但肚中老早就飢腸轆

轆,不提還好,這一提突增餓意,故而只「我呀我」的予以塞搪。

「趙先生,你還客氣什麼?沒吃我去給你弄,只是粗飯淡菜,不成敬意。花

太太,你自己坐。」申屠太太轉身就去弄飯,臨到門口,回首遞給趙紫陽一個情

意款款的飛眼。

趙紫陽連忙說︰「不用啦,不用啦!」

他二人這一眉來眼去,被花太太全都看在眼裡。她像胸有成竹似的偷眼細看

這位趙總經理。見他虎背熊腰、身體健壯,雖然年齡略大,但在男女床第之間,

年齡略大者經驗必多,玩起來才夠刺激,不然申屠太太何以會在深夜和他作戲水

之戰?想到這裡,面上略有紅雲。

她這一判斷真是完全正確!趙紫陽也在不住的看這天人般的嬌娘。瓜子臉、

巧小的嘴巴,托賴改口改得快,不然,真是不堪設想。

花太太已經會意,站起身向趙紫陽盈盈一笑,說道︰「趙先生,你請坐!」

「你要走?」

花太太點點頭。

「能否再見?」

「隨時歡迎!」花太太特意的輕輕一笑。

「花嬸嬸,你……」申屠小姐瞪大了她水汪汪的眼,氣得差一點快哭出來。

二人只顧你一言、我一語的講話,未曾注意申屠小姐何時來到客廳。花太太

羞了個粉面嬌紅,但很快的就恢復鎮靜,狠狠的白了申屠小姐一眼,意思是︰你

這丫頭真不識趣,與你媽他玩,也不與我和他說句話!

趙紫陽只是在一旁訕訕地顯得非常尷尬。

「花嬸嬸,你這樣走能甘心?」申屠玉英的酸勁很濃。

「玉英小姐,你這是什麼意思?」花太太開始反擊。

「做麼意思?你自己心裡有數!」申屠小姐更是得理不讓人。

「心裡有數的不是我,應該是你媽!」花太太粉面含霜,冷笑得混身亂顫。

「你侮辱人,不要臉!」

「好啊!你敢罵人!」

「罵你又怎麼樣!」

「什麼事情啊?」申屠太太從廚房裡急急的跑到廳中間。

「媽,她侮辱我們!」玉英撲到她媽的懷裡嗚咽的哭了起來。趙紫陽由始至

終怔在那裡,不知所措。

申屠太太看看花太太,然後冷冷的說道︰「花太太,咱們一向很好,又是鄰

居,你可不能血口噴人啊!」

「申屠太太,有道是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你自己做的事,你自己心裡

有數,我何時曾血口噴人?」花太太舌如利劍,一語中的,說得申屠母女滿臉一

陣通紅。

「花太太,你想怎麼樣?」申屠太太的話語顯得溫和了不少。

「這要看你們兩母女了!」

「花太太,有話慢慢商量,天下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你先請坐。」趙紫陽

知道事由己起,但始終沒有尊的餘地。現在見雙方的態度緩和了不少,才見機

講了以上自認為是很得體的話。

然而申屠小姐的反應卻不同了,她在她媽的懷中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意思當

然是︰都是你這色鬼!

「花太太,你究意有什麼主意?」申屠太太知道遇上了煞星,不得不委由求

全。

花太太一陣浪笑,笑得混身亂顫,特別是她胸前兩個高高聳起的奶子,顫得

特別厲害!她說︰

「申屠太太,提到我的主意,也許叫你發笑。咱們都是女人,你知道我先生

去外島已經快一年了,咱們一客不煩二主,我想分享你母女一點殘羹,就是不知

你的玉英小姐肯不肯施捨?」

花太太稱得上是快人快語,也許她是浪極,說完後還又無限風情的看了趙紫

陽一眼。申屠太太知道她母女和趙紫陽的事情全落在她眼中,頓時羞了個滿臉通

紅。申屠小姐就更不用提了,見她忙將粉臉埋在她媽的懷裡,就知道她已羞的無

地自容。

趙紫陽哈哈一笑,站起來向花太太及申屠母女恭身一禮,帶著央求的口氣說

道︰「三位即然如此厚愛本人,自當盡力,願在你們那雪白的大腿根裡做不二之

臣。不過,今夜我有一個小小的請求。」

「什麼?」三個人幾乎是異口同聲的驚問。

趙紫陽嘻嘻笑道︰「今夜我想請你們實行三位一體。一來,慶賀你們化敵為

友,彼此彼此;這二來麼,嘻嘻……」他瞪著色迷迷的眼,得意忘形的故意把下

面的話做了個保留。

花太太正自感猶豫……申屠小姐和她媽,芳心中是一百二十個的不願意,但

她們深深的知道自己的事情完全洩露,如不將計就計,將來難免不被這個小浪婦

長流短!經過片刻的沈默,三個人都點頭同意。

「那麼,誰是最先,又誰是最後呢?」花太太提出了一個分次序上的技術問

題。

趙紫陽心想︰「對呀,即然三人同床,那麼總沒有個先後啊?」

「我們抽籤決定。」申屠小姐不是怕她的媽媽,而是怕這花狐狸佔盡先頭,

故而提出由抽籤決定先後。

「對啦,我們抽籤決定。」趙紫陽重複一句。

申屠太太母女關係,未便表示態度,只是把著嘴露著笑意。當即由趙紫陽寫

好三個紙團,桌子上輕輕一放說︰「抓吧。」

「媽媽,我抽到第一。」申屠小姐忘記了人間尚有羞恥,一時高興得跳了起

來。

花太太打開一看,是第二。不用說,申屠太太一定是最後。

趙紫陽從西裝內取出一粒「香閨嬌」含到嘴內,並向申屠玉英要了一杯燒酒

送下肚內。花太太軟語輕聲笑著問道︰「你吃什麼?」趙紫陽嘻嘻一笑,避重就

輕的說︰「如果我不做一點準備,面對三位如花似玉的絕代佳人,又怎能應付你

們的車輪大戰!」

「你壞死啦!」申屠小姐又在撒嬌︰「哈哈哈哈……」

紅紗帳高挽,通明的電燈光下,赤裸著三個晶白如玉的嬌體,趙紫陽全身都

充滿了慾火,他迅速的把衣服脫下,露出健壯結實的肌肉,腰間的大雞巴,好像

有了用武之地,喜孜孜的在亂跳。

他走向申屠太太,摟過粉頭,親了一個熱吻,對著她耳朵低低的說︰「好姐

姐,親媽,你暫時的忍耐,等回我會給你更多的光和熱!」

「貪嘴!」申屠太太啐了他一口。

趙紫陽湊到花太太的胸前,用口含起她奶子上的那粒紅艷艷的肉球,一陣輕

吮,吮的花太太差一點流出眼淚,是吃吃的浪笑不已……

撒開了花太太,回道抱起申屠小姐,摟著她白白的肚子,一隻手去扣她的陰

戶,嘴巴卻低低的對她說︰「我的乖兒,剛才那只是一種禮貌,為何又不高興?

來!讓伯伯吃吃你的奶子!」說著,低下頭就含起她直蓬蓬的小奶子,沒命的一

陣吮咂。

「雪!你死啦!」申屠小姐身子一滑,脫出他的懷抱,一個翻滾仰臥在涼席

上,眨眼就把衣裳脫個清光,星眸連閃,吃吃的在淫笑。

「嘻嘻,小乖乖,你想跑?嘻嘻!」趙紫陽如餓虎撲羊,身子一爬,把申屠

小姐壓在底下。

申屠小姐的兩條粉腿八字分開,小腹微曲,兩隻手平伸,墊在自己的屁股之

下。趙紫陽給她一個熱吻之後,微擡前身,一隻手按床,一手抓住雞巴,在她的

穴門子內外,一陣搗搓。

「好啦,我的親爹,快一點插進去吧,我癢的厲害,受!受不了啦……」申

屠小姐兩手膀用力,盡量掀起她雪白嫩滑的屁股,想一下套住他的雞巴。

「嘻嘻,小冤家,你這麼性急,看我幹死你不幹死你?」

「好伯伯,快一點插進去吧,我求求你!」她的聲音顫抖的很厲害。

「嘻嘻!好好!」趙紫陽抓住雞巴往裡一插!

「哎唷,我的好人!」說話的不是申屠小姐,竟是一傍觀戰的花太太!她似

乎有點顛狂,兩條白潔光滑的大腿挾的緊緊的,一隻手不住的按在自己小峰的陰

毛上揉搓,星眸睨視、銀牙緊咬。

「哼!騷狐狸!」申屠小姐眼睛一翻,好像就是看不慣花太太的浪勁,鼻子

裡、嘴巴裡咕念著……

趙紫陽生怕再引起禍端,用力的向她那已流出淫水的小穴頂去。

「哎哎……頂吧……我的伯伯!不要剩一點力氣……狠插,插爛我的小穴活

該……哎哎……好……好……力量不夠!我的伯伯……」

申屠小姐是故意賣弄,柳腰款擺,浪聲唧唧。饞的花太太在一邊亂滾。

趙紫陽開始用力,狠命的掀動屁股,行三深二淺之功!申屠小姐一個勁的上

下迎就。

「叭唧……叭唧……」想必是淫水多了,頂一下發出一下聲音。

「好乖乖,你在下邊揀著好聽的說,等一下我幹到你出霧裡!」趙紫陽已有

點氣喘。

「叭唧!……哎喲……我的好伯伯……不……我的親爹……你就幹到我雲霧

去吧……我的大雞巴的親爹……叭唧……噗唧……叭唧……哎哎……好啊……哎

呀……我的親爹……你太會幹了……親爹……叭唧……叭唧……噗唧……我的親

爹……再用點力……哎哎哎……對啦……就是那東西發癢……叭唧……哎哎……

呀……呼……親爹……」申屠小姐真個浪聲嬌語的叫了起來。

「我的心肝,你那小穴才真了不起呢……哼哼……我的心肝……太好了……

那花心咂的我的龜……龜頭發麻……噯噯……我的寶貝……」趙紫陽情濃,也不

住的狂呼。

「親爹……下……下午……你和雷……小姐是不是也幹了這這營生?……親

爹……你再用點力……哎哎……叭唧……叭唧……噗唧……哎喲……太好啦……

我痛快死……我快上雲……霧……叭唧!叭唧……噗唧……我的親爹……你真能

頂……我的親爹……」申屠小姐在極樂的時候,仍不忘記吃醋,真可說這是女人

的天性!

「我的兒……你伸直腿……我壓在上邊比較舒服……現在……我無法說那檔

事……明天……噯噯……我的親兒……會告訴你……」趙紫陽的雞巴開始膨漲,

氣喘如牛了。

「好吧……我的親爹……你就先弄死我的小命吧……哎哎……明天再……告

訴我那事……可不能……瞞著一句……我的親爹……活祖宗……太好啦……我要

流……哎喲……我的爹……你的雞巴真日一個寶貝……哎唷……哼……哼……我

要流啦……我的親……我怎麼辦呢?……我的親爹……你用力頂吧……叭唧……

哎喲……」

這一會功夫,趙紫陽盡根抽送已有一百五、六十下了,但他仍舊不減雄風!

除了抽送,又加上拐頂和撞,看樣申屠小姐子真的要流了。她星眸微閉,張口咬

著趙紫陽的肩頭,兩手抱著他的屁股蛋,以增助他下落之勢,嘴裡不住的輕哼,

臀兒不住的搖動。

申屠太太也許母女連心,看的直皺雙眉。這才是傍觀,如果等會輪到她,說

不定比她女兒搖的更凶、幌得更猛!

趙紫陽哪管三七二十一,一陣子狠命的頂撞,一陣子狠命的打打抽送,真把

申屠小姐幹到雲霧裡了!這會,申屠小姐的三魂六魄,全飄飄渺渺,升到半旋空

中。小穴內的淫水,浪浪直流,涼席子濕了一大片。

「我的親爹,你……你還不來嗎?……我受不住啦……我已經流過一次……

親爹……你真是太好……了……哎唷……咕唧……咕唧……噯喲……咕唧……親

爹……咕唧……」

趙紫陽的雞巴頭經不住申屠小姐穴心子的夾吮,一股勁的趐麻直上心頭,他

也要出精了!你看他兩眼圓睜,全身的肌肉緊張的失去了彈性。

最後他哼哼出聲︰「小妖精,咬用力的咬住我的肩 !我要出身子了……噯

噯……我的寶貝……我……的乖兒……噯……呀……」

趙紫陽緊緊的摟抱著申屠小姐的腰眼,在一連串沒命的頂撞之後,趴著不動

了。一股股的精水澆在她的穴心裡,奇熱無比。兩個哼哼成一塊,癱軟在一起!

要不是花太太爬過來扳趙紫陽的屁股,他真想趴在申屠小姐那軟嫩的身體上睡上

一陣。

「怎麼了,是不是要鳴鑼收兵,免戰牌高掛?」花太太坐在席上,顫抖著奶

子,開始向她挑戰。

「嘻嘻!我要搗死你這浪貨!」說著擡身抽出雞巴,那雞巴上猶自濕滑滑、

水淋淋,滴了申屠小姐一大腿。

上一篇:嫖到性感少婦
下一篇:寡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