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穴美女[八]

二十、淫亂的週末──交換愛人的馬拉松濃厚性愛

  我回到阿德身邊,脫下高跟涼鞋在他面前雙手撐著玻璃 …

二十、淫亂的週末──交換愛人的馬拉松濃厚性愛

  我回到阿德身邊,脫下高跟涼鞋在他面前雙手撐著玻璃桌坐著,右腳輕輕踩在

阿德那根直直挺立的大肉棒上,左腳則像檳榔西施一樣跨在右腳上。

,如同玉蔥般白皙的腳趾分開,隔著黑襪夾著肉棒頸部慢慢地往上移。

  一直來到入珠的龜頭,拇指壓在已經流出前列腺液的馬眼上輕輕搓揉。然後伸

出左腳,用腳背去托弄射了一次卻還沈甸甸的睪丸。

  就在這時,我整個人忽然被擡了起來,然後翹臀感覺到結實的腹肌,一根和阿

德差不多粗長、但是龜頭特別大的凶猛肉棒就頂在我的雙腿之間。

  應該在旁邊跟柔恩親熱的從後面阿政抱住了我,一手伸進連衣裙裡粗暴地搓揉

我的奶子,另一手抓著我的下巴,將大嘴吻了上來。

  阿政粗暴的舌吻技術馬上就攻陷了我,像是要把我整個人吃下去一般地吸允著

我的小嘴,而我也將櫻唇緊緊貼在他的大嘴上,任由阿政蹂躪我的小嘴。

  柔恩雙腳大開地坐在阿德身上,阿德一手隔著熱褲愛撫她的淫穴,一手把玩柔

恩飽滿的豐胸,當然他們也在熱吻中。

  阿政放開我的下巴,大手一路來到已經濕漉漉的淫穴,粗長的食指中指分開丁

字褲的隙縫,輕鬆地插入如同處女般的濕潤淫穴,並觸碰到我的G點。

G點,身體高潮的瞬間腦子變得一片空白。淫穴緊緊夾住插進來的兩根粗長手指,

櫻唇瘋狂地吸允阿政的舌頭。

  「嗯...啾、嗯嗯...哼嗯!嗯嗯!」一直到我的高潮過去,阿政才將手

指抽出,放開我猛烈求吻的小嘴,把沾滿淫水的手指塞進我的口腔。

  我馬上將沾滿自己淫水的手指細心地吸允乾淨,就算把淫水舔光我依然吸允舔

舐著手指,甚至還移動到整個手掌。

  因為我經常被強姦的關係,所以比起溫柔,粗暴對待可以讓我馬上屈服在男人

的腳下,或許阿政比較適合我也說不定。當然,我也喜歡阿德的溫柔愛撫。

  這時柔恩全身只剩下上身的小可愛,粉紅色的淫穴騎在阿德的龜頭上準備插入

。阿政幫我穿上高跟涼鞋後,把我整個人用公主抱抱起,走到旁邊的單人沙發坐下

  我跨跪在阿政身上,大龜頭剛好頂著我溼答答的淫穴,小嘴主動吻上他的大嘴

  「嗯...啾嘖....嗯嗯...」渾圓飽滿的美胸隔著連衣裙壓在阿政厚

實的胸膛上,阿政的大手則從連身裙上粗暴地搓揉我的翹臀、不時輕拍。

  現在完全是我主導接吻,香舌與阿政的舌頭緊緊交纏,小嘴不斷吸允阿政的唾

液並吞下。除了做愛時的猛烈快感,我也喜歡接吻時的濃密感。

  一直到阿政的唾液都被我吸乾,我才依依不捨地離開他的嘴唇挺直身體,害羞

深情地看著阿政,整根大肉棒都流滿了我的淫水。

  「想要就自己來。」阿政放開我的翹臀說道。

  「討厭..嗯...哼...」我伸手從前後一起用手指將淫穴給掰開,沈下

腰身讓跟處女一樣緊的淫穴可以將粗大的肉棒給吞進去。

  碩大的龜頭慢慢撐開我那狹窄的蜜唇淫穴,身體充滿了被撐開的充實感,大肉

棒一點一點地往我的深處挺進。

  「嗯嗯嗯.....哼嗯、嗯嗯!」一邊忍耐著逐漸上升的快感,一邊慢慢沈

下腰身,我感覺到龜頭就快要到達子宮口了。

的淫穴之中。

  「咿...啊....」我跪坐在阿政大腿上,一吸一吐地嬌喘,身體不停微

微地顫抖,淫穴蜜唇緊緊夾著肉棒,子宮口也歡喜地咬著龜頭,淫穴幾乎變成肉棒

的形狀。

  「喔...真緊,聽柔恩說妳很淫蕩,沒想到卻比她還要緊。」阿政扶著我的

纖腰,大龜頭輕輕摩擦了一下子宮口。

  「嗯哼....!」我看到另外一邊肉棒也完全插進了柔恩的淫穴中,她整個

人軟倒在阿德身上,嬌小的火辣身體不停地抽蓄著。

  這時電視上的A片已經播放到黑人大力抽插少女的片段,淫叫聲充滿了整間客

廳。阿政跟阿德似乎不急著抽插,而是想慢慢享受不一樣的美肉。

  「筱惠,我想看妳的裸體。」

  「討厭...明明就看過還上過人家....」我發出嬌嗔,然後開始脫下連

身裙,讓自己火辣的身體曝露在阿政的視線中,全身就只剩下溼透的開洞丁字褲、

過膝襪與高跟涼鞋。

  「真是個淫蕩的美女。」阿政抓起我的奶子,張開大嘴盡情地吸允那充血的粉

紅色乳頭,還不時故意用牙齒輕咬。

  「嗯、哼嗯、呀...不、不要用咬....的!嗯嗯!」雖然我這麼說,我

的雙臂卻抱著阿政的頭,纖腰也不自覺地扭動。

  不久,我的一對奶球都佈滿了阿德種的草莓與口水,乳頭上還有一點齒痕。這

時身體被撐開的滿足感逐漸轉換成搔癢,我死命讓淫穴用力夾緊肉棒,但是搔癢感

卻沒有減少。

  「想要了嗎?」阿政馬上就注意到我的小動作,手臂抱住我的纖腰,大龜頭往

上頂輕輕摩擦著我的子宮口。

  「嗯、哼啊..嗯、啊...嗯嗯...」我才被頂一下就全身癱軟,搭著阿

政的肩膀、靠在他的胸膛上喘息。

  「想要嗎?」阿政在我耳邊吹氣輕聲問道,不過這次只是揉弄我的翹臀。

  「嗯、嗯..」我害羞地點頭。

  「想要誰的什麼做什麼事?自己說出來,說清楚一點。」他抓住我的大奶用力

搓揉,然後用龜頭一直摩擦著我的子宮口。

  「嗯、哈、嗯!讓、嗯啊!我、說、嗯嗯嗯哼嗯!呀!」阿政才停止龜頭摩擦

子宮口的行為,襲擊全身的快感也就停止了,只是他依然搓揉著我的奶子。

  「嗯....哼嗯..筱惠、嗯嗯、想要...阿政又粗又大的大肉棒..嗯

啊....用力亂插筱惠的淫穴..嗯嗯!然後...呀!在子宮裡射出滿滿的精

液....嗯哼!」

  「想要就自己來。」阿政放開我的奶子,雙手放在我的纖腰上。

  「嗯...討厭....哼嗯嗯!嗯啊....!」我嬌嗔一聲,開始扭動纖

腰來套弄淫穴裡的大肉棒。先是擡起翹臀讓肉棒只剩龜頭還在裡面,然後沈下腰身

慢慢吞入肉棒、享受身體又被撐開的感覺,直到整根肉棒都回到淫穴之中,在龜頭

前端嵌進子宮口後,我扭動纖腰讓龜頭研磨子宮口,全身被快感襲擊抖個不停。

  或是一邊轉動纖腰一邊套弄肉棒,並死命夾緊淫穴,深怕肉棒跑掉一樣。

  阿政則一臉享受地看著我這個絕色美女主動套弄他的大肉棒,看了就有氣。於

是我把自己火辣的肉體整個貼上阿政,雙唇也跟著貼上去舌吻,沒有男人可以抵擋

我這樣的攻勢,他一定馬上就會主動插我。

  「嗯、啾嘖、嗯嗯、哼嗯、嘖、嗯嗯、哼、嗯啾。」阿政把我的翹臀緊緊抱著

,開始用大龜頭研磨、衝撞我的子宮。這讓我抱著他的雙臂抱得更緊,全心全意地

投入舌吻之中。

  身體忽然地緊繃、抖動,腦子變得一片空白,我才知道我高潮了。高潮的期間

我依然吻著阿政,而阿政則是讓龜頭頂著子宮口不放,一直到我的高潮過去。

  「嗯...嗯嗯....呼、呼...嗯哼......」我躺在阿政的胸膛

上嬌喘著,纖細的雙臂依然掛在他的脖子上,我跟他混在一起的唾液從嘴角中流出

  「對了....我的肉棒跟阿德比起來,誰的好啊?」阿政把我拉起來面對面

,開始小幅度地往上插我的蜜唇淫穴。

  「嗯哼、嗯嗯!嗯啊!為、為什麼!?要、嗯哼、問這種、啊嗯!問題!?」

以前我也常常被問這種問題,但通常男人們都不管我的回答,拼命抽插之後就射精

  「妳不回答的話,我就不讓妳高潮。」看準我高潮餘韻未過,肉體還在敏感狀

態容易高潮的這點,阿政高速抽插十幾秒後馬上就停下,正要迎向高潮的我馬上被

失落感給充滿。

  「嗯嗯…...討、討厭..」我想扭腰繼續,但是阿政卻抱住我的翹臀不讓

我套弄。

  「妳回答的話,我就讓妳高潮到喊不要。」阿政輕輕頂了一下。

  「嗯...!討厭....現在跟我做愛的是你呀...」我吻上阿政的嘴唇

,像是對待戀人一般將香舌伸進他的嘴裡,溫柔地輕撫阿政的舌頭。

  阿政馬上粗暴地吸允我的香舌,雙手交叉抓著我的翹臀,大肉棒一下一下紮實

地狠狠幹著我的淫穴;我纖細的雙臂也緊緊抱住阿政的脖子,將自己緊緊貼在阿政

身上、努力扭動纖腰與翹臀來迎合阿政的抽插。

  我很快地就迎接第二次高潮,這段期間阿政則停下來愛撫我的肉體,並放開我

的小嘴,享受著我那嗲死人不償命的嬌喘。

  「嗯哼.....嗯.....呼...嗯嗯...」我軟攤在阿政身上嬌喘

,幾乎整個人都貼著他,我們的汗水都混在一起、前列腺液跟淫水也是。

  「老婆,舒服嗎?」阿政已經開始用老婆來稱呼我,看來這兩天我都會被這根

肉棒不斷送上高潮然後被中出吧,說不定會一整天都插在裡面呢。

  「舒服得快死了.....好老公。」我躺在阿政的肩膀上,淫穴依然自主地

吸含著那根大肉棒。

  「那就讓我們一手机怎么看电视剧直播卫视直待在天國吧。」阿政抱著我的翹臀準備再次抽插,不過我暫

時阻止了他。

  「我們去床上做吧。」他二話不說輕鬆地把我整個人抱起來,我被嚇得緊緊纏

住阿政。他就這樣抱著我一邊搖動翹臀抽插淫穴,一邊走到二樓柔恩的房間。

  走到二樓柔恩的房間時,我又高潮了兩次,雙臂與美腿依然緊緊纏著阿政的脖

子與熊腰。阿政把我放躺在床上後,將我穿著黑絲襪與高跟涼鞋的美腿架在肩膀上

後,擡起我的翹臀開始抽插。

  因為角度的關係,我可以看見大肉棒在我淫穴裡進進出出、蜜唇不斷被插翻的

模樣,這樣讓我更加興奮。最後阿政大力一頂,大龜頭狠狠地撞擊子宮口,又讓我

到達了一次高潮。

搓揉我那就算躺著還是維持飽滿挺立的雙峰。

  「老婆我想看妳穿別的衣服。」

  「咦...想看什麼樣的衣服?我沒有帶很多件唷...」腦中閃過幾件自己

帶來的曝露衣服與性感睡衣。

  「比剛才的性感就好了。」

  「嗯...好吧,我知道了。不過這樣我要怎麼換呀?」我故意用淫穴夾了夾

大肉棒,阿政才把我的美腿放下,然後依依不捨地把肉棒給抽出去。

  大肉棒上沾滿了我的淫水,而我的雙腿之間也都是高潮時噴出的淫水,淫穴還

保持著被肉棒插入時的狀態。

  「把眼睛閉起來,在我選好換好之前都不能偷看唷。」我在大龜頭上輕輕吻了

一下,看著阿政在床上躺下閉上眼睛後,我走到行李箱前開始找比剛才那件連身裙

還性感的衣服。

二十一、淫亂的週末──甜蜜的高潮灌精中出

  最後我選了一件性感旗袍與綁帶丁字褲穿上,脫掉了黑絲襪。這件紅色旗袍跟

剛才連身裙長度一樣,左右兩邊卻開叉到腰部,白皙裸背也完全露出,奶子被包得

緊緊的,但是卻讓形狀看起來更完美,而且也沒有袖子。

  「漂亮嗎?」我擺出模特兒拍照的姿勢,展現著我那被旗袍托襯出的誘人曲線

。穿著無袖短旗袍的性感美女,踩著高跟涼鞋的修長白皙美腿,只要是男人都無法

抗拒。

  「性感極了。」我走向坐在床邊的阿政,撥開丁字褲將淫穴對準大龜頭,背對

他慢慢地坐下讓肉棒插入淫穴之中,龜頭又碰到了子宮口。

  「老婆妳的腿真美。」阿政一手摸著我完全露在裙擺外夾緊的修長美腿,一手

隔著旗袍揉弄著保持完美胸型的奶子,同時在雪白粉頸上種下鮮紅的草莓。

  「嗯嗯...喜歡嗎?」我讓美腿疊在一起換了個姿勢,因為雙腿交叉的關係

,使得我的淫穴將肉棒夾得更緊。

  「美腿總是特別吸引人,特別是像妳這種淫蕩美女的美腿。」

  「討厭,老公只喜歡人家的腿嗎?」我摸著阿政臉頰語氣甜蜜地說,就像是跟

真正的丈夫親熱一樣。

  「當然是全部都喜歡,喜歡得好想舔舔看。」阿政把雙手插入腋下旗袍的隙縫

中,一雙大手直接抓著我的柔軟奶子搓揉,粗糙的舌頭舔著粉頸。

  「老公想舔的話,可以讓你舔唷。」

  「真的嗎?」阿政正要把雙手抽出去時,我阻止了他。

  「但是你說過要讓人家高潮到喊不要喔。」聽到我說這句話,阿政馬上把我抱

到床上,讓我雙腿夾緊跪在床上、他雙手緊緊抓著我的奶子支撐,大肉棒在夾緊緊

的淫穴中全力衝刺。

  我被插得嬌喘連連,被送上高潮後馬上又迎來下一波高潮,翹臀也被撞得啪啪

作響,美艷的肉體任由大肉棒蹂躪。

  不知道高潮了幾次,阿政把我放在床上、在龜頭頂著子宮口的狀態下改變姿勢

,這又讓我高潮了一下。我被翻成側姿,阿政跨跪在我的左腳上、右腳則扛在肩膀

上,原本緊緊夾住的淫穴稍微放鬆了點。

  「咦!?啊、嗯、啊、喔、喔、啊、G、G點!人家的、G點呀∼∼!」我被

肉棒搞得語無倫次,全身感受著比先前還要強大的快感。

  這個姿勢讓阿政的大肉棒每一下都能撞到我的G點,我的淫叫聲就變得更大聲

了。這時阿政把扛著的右腳涼鞋給脫掉,伸出舌頭舔著我那白皙沒有硬繭與異味的

光滑美腳。

  「嗯呀∼!變、變態、舔人家的美腳嗯嗯、嗯啊!壞、壞壞∼要、處罰嗯哼!

處罰壞、壞的肉棒!嗯哼!」一邊說著語無倫次的淫語,一邊死命夾緊淫穴,大肉

棒更兇猛地插著淫穴,美腳也沾滿了阿政的的口水。

  「啊、呀、高、高潮!又要高潮了∼∼∼!」阿政趁這時伸手摸上我的陰蒂與

菊花,一手拉扯我敏感充血的陰蒂、一手手指挖弄撐開我的菊花穴。

  「呀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三種刺激讓我又到了一次高潮,這次阿政以小

我差點就昏了過去。

  阿政停止抽插等到我的高潮過去,他把我的美腳放下,我們的姿勢變成了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