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亂辦公室 - 第三集

既然奸計得逞,我立即掛斷電話,然後故意走到Saki的桌前看看她。

她顯得驚惶失措,刻意避開我的目光。

我知道獵物已經上勾,現在最重要的是不要引起其他同事的注意。

等待晚上的來臨,就可以好好爽一爽了。

一日無話,終於等到下班的時候,各個同事都陸續離開。

眼看還有兩三個同事留下來,我知道還需要等多一會,

就先到升降機大堂的男廁所去解手。

完事後走回大堂,剛巧有個女子在這個時候步出升降機,

竟然是Jessica!

突然看見她,我呆了一呆,她也瞥見了我...

「低級色狼!」

只留下這麼一句話,她頭也不回地繼續向前行,正眼也沒望我一眼。

我登時無名火起,偏偏在這時候,她經過時所留下來的香水味飄向我來...

「好香!」

心中一盪,怒氣就立時消了,取而代之的是慾火!

我跟著她背後走去,一路上欣賞她婀娜的背影,

她天生是一個尤物,走路時就算不故意作態,屁股都是兩邊擺動得很誘人。

看著腰肢纖幼,搖曳生姿,兩寸多的銀色高跟鞋加上黑色的花邊絲襪,

我真的有衝動把她就地正法了!

我強自壓下這個衝動,我知道,時機還未成熟。

何況轉眼間就有Saki給我出火?我要把現在的火氣都向發洩在她身上!

今次是自從第一天上班以來,我第二次遇見她。

就算要和Margret或Saki任何一個比較,她都漂亮得多。

美女和絕色尤物,畢竟級數是不同的。

全程她都沒回望,意外地她是直接走到Saki的位子,和Saki聊起來。

而她竟然在下班後還要和快將被幹得死去活來的女同事談天,

看來一如所料,她們二人交情匪淺。

這一點一定要好好利用。

趁她們在閒聊,我先把攝錄機調較好位置,把鏡頭向著部門主管的位子。

部門主管的坐位是背靠著牆壁的,在那個位置可以清楚看到我們一班下屬的一舉一動。

我的位子剛巧和它相對,把鏡頭對著那兒可以拍得最清楚,

看來很快就可以拍下一場可觀的春宮戲了。

時間飛快,若一個小時後,Jessica離開了,其他同事都相繼下班了。

我故意不主動去找Saki,由得她乾著急。

果然到晚上九時許,各部門的同事都走光了,她終於忍不住走過來...

Saki試探地問:「究竟你想怎樣啊?都快十時了...」

我:「我思前想後,還是想到警察館去!」

Saki壓低聲音說:「不要啊!一旦報警了,我便要坐牢!求求你啊!放我一條生路吧!」

我:「放過你對其他同事都不公平!我沒必要幫你隱瞞吧?」

Saki:「究竟...你想要多少?」

說著說著,她忽然掏出錢包來,把一疊鈔票拿出來...

Saki:「這樣應該可以了吧?」

想不到她那麼天真,以為我是為了錢!

看來她把錢看得重要,才會覺得人人做事都是為了錢。

我:「這等於是賄賂!我不會收的!」我作勢起身

Saki:「哦!不要走!我...」她急得挽著我的手臂

我:「你有什麼理由叫我不告發你?我又不是你什麼人。除非...」

Saki意會了我的意思,嚇了一跳,整張臉漢是驚愕的神色,看來她事先真的不知道我原來為此。

只見她臉上轉了幾次表情,隔了十幾秒,終於下定了決心...

Saki:「只要我..讓你...你....就不會告發我?」

我:「你讓我爽的話,我怎麼捨得告發你?」

Saki:「好吧!你要守信。那麼你要多少次才...可以...把底片交還給我?」

我:「如果你做計較的話,那就什麼都不要談。」

Saki:「我總不能無止境地...和...你...」

我:「我不想再聽廢話,先讓我爽了,我才有興趣聽下去。」

Saki:「那...」

我:「我先把話說清楚,現在是你在求我,可不是我在求你。若果你不願意...」

Saki:「我...」

估不到一向善於和人討價還價的Saki竟然有啞口無言一刻。

我:「妳願意的話,就要很好地服侍我,讓我很爽,一切就好談。」

Saki:「你...究竟...想我...怎樣?」

我:「今天晚上我就是你主子,你要像奴僕一樣侍候我!」

Saki:「你別太過份!」

我故意大聲嚷著說:「那麼你每天在盜取我們的資料又算什麼?」

Saki立即慌張起來,看看四周還有沒有人,然後很熟練地走去把部門之間的玻璃門關上。

看來她每晚在偷看資料的時候,都是用這一個方法去肯定沒有人可以衝進來。

我乘機開啟藏在背後攝影機的電源,然後向部門主管的位子走去。

Saki回頭見我向那個方向走去,登時心慌起來。

Saki:「你想...幹什麼?」

我:「我想寫個字條給主管交代一切。」

Saki:「不要!求求你不要!」

我板起臉:「我只說最後一遍,聽話就沒事,要不然就拉倒!」

然後站在部門主管的位子旁。(那兒是拍攝的最佳角度)

Saki一臉無奈,終於緩緩走到我身旁。

我:「別要我教你怎樣做,把你侍候人的本領都使出來。我要你笑著做。」

Saki猶豫了一會,權衡之下,終於慢慢靠向我身體,

右手放在我胸前,食指卻由恤衫鈕扣之間插入,指尖輕輕撩撥我的胸口。

光看這第一個步驟,就可以知道她在這方面的很熟練的。

技巧不熟練的女人往往以為第一下進攻男性的陽具就是最大的引誘,其實旁搞側擊才最有效。

她的手指在我恤衫內打圈般撩動,一張小咀卻向我耳朵吹氣,輕輕咬上我的耳垂。

另一隻手卻放在我背後,先在腰間輕按,然後慢慢滑向我股間,撥弄我的股肉,又輕輕地捏了幾下。

我的慾火雖然開始上升,神情卻裝作不悅,暗示她的行動並未達到要求。

她用兩唇輕輕吻我的面頰,一下一下,彷似蜻蜓在點水一樣,

然後伸出舌頭,輕輕舔我的臉和頸側。

在胸前的手已經滑到去我的褲襠,隔著褲把我整個傢夥都撏在手裡,然後輕輕捏弄。

她把一條小腿纏在我的腿上,上下移動,咀裡開始發出極微弱的喘氣聲。

Saki:「怎樣?還可以吧?」神色中雖然滿是怨恨,但勉強擠出一絲成熟女子自信的笑容。

我:「估不到你這麼熟練,大概晚晚都在換情人吧?」

Saki:「你...」

不待她答覆,我突然採取主動,用咀套著她的兩唇,不讓她說話。

雙手急速地在她身上遊走,手臂、頸、乳房、腰肢無一倖免。

當時她是穿著粉紅色間條恤衫,黑色的半身裙,裙的下擺是散開的,

就是那種走起路來會左右擺動的娃娃裙,裙子只蓋著大腿。

雙腿沒穿絲襪,腳上蹬著一對黑色高跟鞋,皮革是滑而閃亮的質地。

我故意走到她背後,把她的身體移側,讓她背靠著我,面向著那個隱藏的鏡頭,

然後粗魯地捏弄她的身體,雙手由後面隔著衣服大力的擠壓她的雙乳,

同時間咬著她的耳垂,舌頭舔她的臉。

她被三级a片免费不卡我突如其來的行動搞得有點失措,兩手自然地微微向後推,這是被陌生男子侵襲的應有反應。

我不讓她多想,左手從她身後直接放到她的裙下,手指快速地撥弄她的私處。

我故意把力度用得又快又狠,她根本不舒服。

她急忙用雙手捉著我的左手,想阻止我粗暴的行為。

我用右手把她的臉撥側,然後我便向她的唇狼吻下去,伸出舌頭撩撥她的兩唇。

然後用同一隻手突襲她的胸部,開始解開她的恤衫鈕扣。

Saki猛扭轉頭叫道:「不要...放開...」

我的三路進攻打亂了她的防守,也打亂了她想控制節奏的自信。

突然的亂襲令她很難受,忽然生出了反抗的念頭。

對付這種自己很會賺錢,既事業有成,又很會打扮的自信女人,你要讓她成為妳的性奴,

第一步就是要讓她知道男性的威力,要她感受一下無力掙扎的難受。

我帶著不屑的語氣問:「不想順從嗎?哈!」

我潛藏的獸性大發,右手狠狠地把她的恤衫扯開,鈕扣都彈在地上